本報記者 史春波 文/攝
  在中國湖泊目錄里,賀家池的編號是 G33A506。這個4000多畝的湖,曾是紹興最美的湖,留有人們太多的懷想。
  歷史上,它因唐代大詩人賀知章的放生池而得名,魯迅和周作人都喜歡它。有人這樣回憶它:湖水清得可以看見蝦蟹,有月亮的夜晚,划著烏篷船,去看社戲……
  仿佛就是美國作家梭羅筆下的《瓦爾登湖》,一個寧靜而美好的世界。
  只是,這一切的美好早已消失。三十年來,大湖被一個個挖泥燒磚的窯廠和巨大的垃圾場一點點蠶食,如今幾乎已經消失。它的命運,可以算是中國工業化進程的一個縮影。
  “我是看著它一天天消失的。”59歲的邵寶木見證了大湖的變遷。如今,他和很多人一起發出了“救救賀家池”的民間心聲。
  “歷史欠下的債是要還的。”紹興當地一名官員如此告訴記者。
  目前,在浙江“五水共治”大背景下,官方表示正在開始對賀家池的修複。
  記憶
  賀家池在哪兒?令人傷感的是,在如今的地圖上,這個曾經4000餘畝的大湖已經無法找到。
  如果從地理位置上定義,它位於如今的上虞區道墟鎮、紹興高新區陶堰鎮和袍江開發區孫端鎮交界地段。
  “我太熟悉了。”59歲的邵寶木一輩子生活在賀家池邊,養魚為生。他傷感地告訴記者:“賀家池涉及三鎮、七村,水域面積非常大,最大的時候有4000多畝。”
  千百年來,在沿賀家池而居的村民記憶中,她曾是一湖碧波,抗旱泄洪、調節水源、引船走貨、灌溉飲用,可謂功能齊全。湖周邊菱紅蓮碧、葦白茭嫩,而湖中野鴨嬉戲、魚蝦騰躍,堪稱景色秀美物產豐盈。
  “因為水淺而清,小時候的賀家池連湖底的水草、魚、蝦都能看到。” 邵寶木的家就在湖邊的邵家溇村。
  老邵說,夏天每到傍晚,湖邊都是戲水的人。起風時,水浪拍打岸石,嘩嘩地響,像海邊一樣。“家裡有客人來了,都喜歡乘船到湖上游一圈。”
  另一名村民這樣回憶,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當時的老百姓都是多子女家庭,生活艱難,周邊的老百姓靠每晚在賀家池捕魚捉蝦才能養家糊口。在大家心中,賀家池是一個真正的母親湖,“聽老一輩的人經常說,賀家池每天出一隻金元寶”。
  這個湖也養育了不少名人。
  環湖村鎮中,你可以看到不少名人遺跡——邵家溇村的邵力子故居、西上塘村的陶成章故居,還有魯迅外婆家皇甫莊。在魯迅筆下,搖著烏篷船看社戲的情節,就發生在這個賀家湖。
  只是,歷史只留給了人懷想。
  蠶食
  清晨,邵寶木來到他的魚塘,準備去市場賣魚。老邵在賀家池一帶承包了21年的魚塘。
  他說,自己是眼看著湖面一點點消失的。如今,他的60畝水塘幾乎已經是這個4000畝大湖僅存的水域。
  蠶食是從1985年底開始的。
  那年,賀家池四周被人築起了堤壩,中間分成了幾十個池塘開始養魚。當然,這是為了發展經濟,但因為種種原因,養魚失敗了。
  第二年,湖區造起了一座窯廠。一方面,挖泥取土可以疏浚賀家池,另外,泥土還可以用來燒磚,一舉二得。
  但是讓當時決策者沒想到的是,這樣的窯廠越來越多,他們大肆從湖底挖取粘土燒磚。這些磚被運往全省各地建設城市。
  那個年代的中國各地,城市建設狂飆突進。
  “最多的時候,湖區樹起了13根大煙囪,有八九十輛挖土機挖土。”老邵說,窯廠的不斷入駐,打破了大湖的寧靜。
  老邵承包的魚塘也不斷縮小,從140畝縮到瞭如今60畝,而且這還是在湖的外圍河流位置。
  “環塘河和中心河都是當初挖塘搞養殖時,為方便行船而留出的河面。但現在除了中心河,以及這裡和湖的北邊還有一段環塘河外,整個賀家池已經沒有水面了。”
  毛春榮同樣深有感觸。16年前,他在湖邊承包了20畝地開始養殖青蝦。但現在因為湖水越來越少,他的養殖已經堅持不下去。
  “最近兩三年關停了幾家,但還有一半在照常經營,每年挖土還在70萬立方米左右。”多名村民反映說。
  從邵家溇走進這片消失的湖面,記者看到的果然是滿目瘡痍。沒有水面,只有泥漿和建築垃圾,還有煙囪。
  “現在這裡就像是沙漠了。”一名隨行的村民嘆氣說。
  記者獲悉,有的窯廠挖土後,再運來大量的建築垃圾回填,有的還是印染污泥,造成再次污染。
  紅火多年的上虞道墟鎮屯南磚瓦廠,如今已是人去樓空,但依然有磚的印跡。在廠房的東側,記者看到一個深坑。
  “這坑所在的地方,就是賀家池原來的湖底,為了燒磚而被取土挖成這樣的。”幾位當地村民告訴記者。
  這樣的深坑在賀家池有十幾個,深的達四五十米,像是一個峽谷,堆著的建築垃圾和泥漿像是一座小山。
  呼救
  這幾年來,在紹興,救救賀家池的聲音從不曾斷過。
  今年,隨著全省“五水共治”的推進,賀家池的命運再次引發了熱心人士的關註。他們紛紛通過各種途徑奔走相告。在網上,“救救賀家池”的呼聲日漸強烈。
  “一個曾是紹興市最美的天然湖泊面臨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垃圾的填埋。無論從環保、生態還是從歷史人文方面來考量都讓人難以接受。”一名網友說。
  “我們從小在這裡生活,賀家池就像我們共同的母親。現在它被糟蹋成這樣,我們除了痛心,就是氣憤。”更多的人表示。
  一名熱心人士告訴記者,我們的願望很簡單,就是希望有關部門出面儘快阻止這種破壞行為,並恢復賀家池原樣,“讓它回歸自然,造福沿湖百姓。”
  有人認為,目前賀家池的修複是一個很好的時機,“去年的行政區劃調整後,在政策上應該會通暢很多了,要進行統一規劃,出台規劃方案進行專項治理。各級政府在規划出來前,先要進行保護,並且是刻不容緩,絕不允許再破壞”。
  整治
  5月中旬,紹興市政府成立了專項整治組,終於採取行動。
  該整治組一名負責人告訴記者,上世紀70、80年代,周邊鎮、村為發展集體經濟,確實開始沿湖取土製磚建窯。幾十年來,沿湖取土成坑、回填垃圾現象較為突出,既影響了水質,又污染了周邊環境。
  他說,現在,第一階段的整治已經結束,“關停了窯廠,拆除了運送污泥的碼頭,清理了建築垃圾,一些淤泥也在清理”。
  他表示,有些情況,還在調查取證中。
  紹興當地一名官員說,賀家池的消失,有很多歷史的原因,“但歷史的債還是要還的。”
  記者瞭解到,目前已經有一個初步的規劃方案出台,“是建成一個生態濕地。從紙面上的規劃看,品位還是有點高的。”他說。
  “要全部恢覆成以前那樣,那是不大現實的,我們只能說,尊重歷史,進行最大限度的整治和修複。”
  他同時表示,困難也很多。“比如一些政策上的,有些土地省國土部門已經報批成復耕用地了,現在要重新推翻等等。”
  人與土地
  在近三十年來的中國,談論人與土地的話題,多少是帶著傷感的。
  原本菱紅蓮碧、魚蝦騰躍的賀家池,如今只見深坑不見水,幾乎湮沒在歷史的雲煙里。
  行進在消逝中,賀家池的命運,只是中國城市化進程中的一個例子,就像蕭山的湘湖,被攔起壩,抽乾水,挖泥燒磚。
  當今的城市不缺現代感、不缺都市氛圍,但已經缺了自然美好的生態環境。就像巴黎的塞納河、倫敦的泰晤士河、波恩的萊茵河、芝加哥的密西根湖、瑞士日內瓦的日內瓦湖、無錫的太湖、杭州的西湖,都是這些城市的重要形象標誌。
  這是幾十年發展付出的代價。如果人類再不提升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再不杜絕野蠻開發、濫用和浪費自然資源,後果將會越來越嚴重。
  醒悟,需要過程,還債,更需要漫長的努力。期待著更多的賀家池能恢復,成為一個城市的形象。
創作者介紹

科蘭

hc21hcig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