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曉鷹《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01日03版)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定,將每年的9月30日設立為烈士紀念日。這條消息,讓我想了很多——
  想到了感情豐富的毛澤東的詩句“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
  想到了素來不更多流露情感的鄧小平卻在萬民歡騰的開國大典之日寫下了一段頗動感情的題詞:“永遠銘記著:在過去長期艱難的歲月里,人民英雄們用了自己的鮮血,才換得了今天的勝利。”
  想到了50多年前的清明節,還是小學生的我在輔導員老師帶領下第一次去八寶山革命烈士陵園掃墓的情景。烈士墓碑上的好多字都還不認識:任弼時的“弼”,瞿秋白的“瞿” ……但鬆林籠罩的莊嚴,鬆濤傳出的吟詠,卻從此促成我一生對烈士的崇敬。
  想到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設計者梁思成之子梁從誡先生筆下的“深度記憶”。想到紀念碑浮雕的美術組組長、老畫家彥涵先生以及一批美術家因為政治上蒙難,幾乎被埋沒的貢獻……
  想起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每到一年中最難熬的三伏天,一到傍晚擦黑時分,紀念碑的高臺階上就坐滿了攜家帶口到這兒乘涼的北京市民……讓百姓們活得舒心愜意,不恰恰就是英烈們生前的心愿嗎?
  我也想起每年國慶節女兒就要到紀念碑獻上一束鮮花。她小的時候,那是我們當父母的對她的要求;長大之後,那是她內心的驅動。女兒告訴我,去俄羅斯訪問時,青年男女在無名烈士墓前的婚誓令她印象深刻。而更觸動她的則是寫在烈士墓上的一段話:“你們的名字無人知曉,你們的功績永留人間。”
  當然,當第一個“烈士紀念日”到來的時候,我也會記得、也會想到另外一些不應迴避的事實:今天,在某些地方,烈士墓、烈士碑就好像遲暮的老人,正在變得越來越無人問津。膜拜金錢與追求私欲,使某些人忘記了什麼是對英雄的崇敬。我還記得,在當年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數萬將士血灑祁連山的征戰路線上,一些烈士陵園荒草萋萋的破敗景象。更記得當我請人打開銹跡斑斑的門鎖,推開吱吱作響的大門時,內心掠過的那一陣陣的悲涼。
  我也想起廣西的昆侖關,雲南的保山,山西的忻州,內蒙古的百靈廟、多倫……那些在抗擊日本侵略的戰爭中發生過重大戰事的地方。成千上萬的民族健兒曾在那裡灑盡鮮血、為國捐軀。這些當年金戈鐵馬的戰場今天幾乎已經被人遺忘。鬱達夫在紀念魯迅的文章中說過:“沒有偉大的人物出現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憐的生物之群;有了偉大的人物,而不知擁護,愛戴,崇仰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筆者以為,無論是在爭取民族獨立的鬥爭中英勇殉難的烈士,還是為了維護人民的幸福安康而獻身的英雄,亦或是在捍衛祖國的統一和領土完整而捨身成仁的戰士,都是“偉大的人物”。儘管他們可能屬於不同的時代、屬於不同的政治派別,他們都具有值得後人愛戴崇仰的人格力量。
  一個民族不可能人人都是英雄,但一個民族不能沒有英雄崇拜。對英雄的崇拜和對烈士的崇敬,就是對民族魂的崇拜,對民族根的崇敬。這是最能凝聚人心,可以跨越一切歷史隔閡與人為樊籬,團結整個中華民族的無可替代的強大的精神力量。也是提高全體國民素質,特別是向青年一代註入精神營養,尤其是“精神之鈣”的最好的管道。
  所以,確立烈士紀念日看似是向過去向英雄的先輩致敬,其實是在為中國“準備”著有為的青年,為中國準備著未來!  (原標題:9月30日聯想)
創作者介紹

科蘭

hc21hcig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